欢迎您光临本站,如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余云辉:关于广州非典和武汉疫情的几点思考

为什么2003年非典事件和2020年武汉疫情都是在中国即将汇率改革和金融大开放前夕、美元资本需要打压中国资产价格然后大举建仓的前夜,突然在中国核心枢纽型城市而不是边缘城镇爆发一场足够引发资本市场恐慌的公共安全危机?我们能不能这样假设:如果2003年不启动人民币单边升值的汇率改革,或者2019年不准备大幅开放资本市场并放开外资设立金融机构,美元资本无需通过制造公共安全事件打压中国资产价格,那么,2003年和2020年是不是就有可能不会爆发广州的非典和武汉的疫情?

【本文是作者余云辉向察网的投稿】

关于广州非典和武汉疫情的几点思考:

1、如果这两次疫情的病毒是来自于野生动物,那么,为什么常吃野生动物的农村地区没有爆发过疫情?为什么疫情总是爆发在广州和武汉这样的枢纽型城市而不是无关紧要的中小城市和县城?

2、如果说这种来自于野生动物的病毒源于自然界而不是人为制造,那么,为什么中国历史上没有出现过类似的致命的肺炎疫情?

3、为什么总在呼吸领域这一最易于病毒传播的领域不断重复出现流行疫情?为什么其它领域没有出现类似的疫情?选择人的呼吸系统制造病毒和疫情是否最有利于传播并制造最大的杀伤力?

4、为什么广州和武汉的疫情只有黄种人受传染并死亡,而其他人种却安然无恙?广州和武汉不缺外国人,香港和新加坡则外国人更多,这两次来源不明的致命病毒只针对中国人种。这种病毒是否过度聪明,仿佛掌握了中国人的基因并带有某些人类的智商?在中国的血液制品领域,美元资本不仅可以投资,而且可以控股。这在美国、俄罗斯和欧洲国家是难以想象的。美国政府是否同意中资企业在美国本土设立血液制品公司呢?有关政府部门是否在决定中国人种族存亡的生物制品领域和农业领域放的太开了而急需反思、重建长城呢?

5、为什么至今为止仍然没有科学家找到非典病毒和武汉肺炎病毒的确凿无疑的自然界来源?如果这类病毒不是来自于自然界的上帝之手,那么,它们来自于谁的黑手?

6、为什么2003年非典事件和2020年武汉疫情都是在中国即将汇率改革和金融大开放前夕、美元资本需要打压中国资产价格然后大举建仓的前夜,突然在中国核心枢纽型城市而不是边缘城镇爆发一场足够引发资本市场恐慌的公共安全危机?我们能不能这样假设:如果2003年不启动人民币单边升值的汇率改革,或者2019年不准备大幅开放资本市场并放开外资设立金融机构,美元资本无需通过制造公共安全事件打压中国资产价格,那么,2003年和2020年是不是就有可能不会爆发广州的非典和武汉的疫情?

也许,生物学家永远找不到广州非典与武汉病毒的源头,但华尔街的金融大佬和不学无术却狡诈善变的特朗普总统却可以找到。满嘴跑火车的推特总统曾说过:中国武汉疫情尽在掌握中。这倒是一句大实话。

余云辉

正月初一的随想

【余云辉,察网专栏学者,经济学博士,曾任德邦证券总裁、新华社特约经济评论员、厦门大学金融系客座教授、中材国际独立董事等,现为福建蓝田书院理事长,上海红果宝战略顾问。作者授权察网发布。】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