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本站,如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意大利人是怎么把自己作成欧洲第一大疫情国的?

时间来到3月,全国大部分地区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开始收窄,部分地区甚至出现连续数日无确诊。

这时候,国外输入性病例成为疫情攻坚的又一道难关,而欧洲疫情最为严重的意大利,成为我们重点关注的对象。

3月1日,浙江省连续9天无新增确诊病例的记录被破。当天,一名来自意大利的华侨在丽水市青田县被确诊。接下来的2日和4日,浙江省再次新增7例、2例确诊病例,都来自于意大利。

意大利人是怎么把自己作成欧洲第一大疫情国的?

当我们把目光从国内转移到万里之外的意大利,这个在足球界以防守出名的国家,如今也被新冠病毒攻破了大门。从2月20日本土首例病例确诊开始,意大利便陷入了一场疾风暴雨般的疫情。

截至3月6日24时,意大利累计确诊病例数达到4636例,仅次于中国、韩国和伊朗。这个常常与足球、时尚、美食相关联的国家现状如何?为什么是意大利成为了欧洲第一疫情国?

1疫情出现,意大利政府果断出手

1月23日,有2名中国游客在米兰落地,随后乘坐旅游大巴前往意大利首都罗马。1月29日,这2名中国游客在罗马被确诊新冠肺炎。

意大利马上作出了三大决策:宣布进入为期6个月的国家紧急状态;切断包括港澳台地区在内与中国来往的所有航班;在罗马和米兰两大主要空港加强检测措施,增设医护人员和热像仪。

在接下去的20天里,强有力的管控手段效果显著。从2月1日到20日,意大利只出现了1例确诊,而且仍然是输入性病例。

但在2月20日出现的第1例本土确诊病例,成为意大利疫情的转折。 所有报道都将这名确诊病例称为意大利本土的“1号病人”,在接下来的故事里,我们也这样称呼他。

1号病人在2月14日开始感到不适,2天后他的情况开始恶化,前往伦巴第大区的科尼奥多医院就诊。但因为没有表现出特别明显的新冠肺炎症状,所以医院和医护人员并未采取针对性的防疫措施。直到2月20日下午,他才接受了核酸检测,并最终确诊。

在科尼奥多医院等待检测的超过36小时里,1号病人在医院接受了多名亲朋好友的探视,而这些探视者最终都自由地离开了医院。

回溯1号病人的行动轨迹,他还在确诊前的2月2日参加了一场足球比赛、2月15日参加了红十字会组织的培训活动以及一场马拉松。

从1号病人确诊开始,看似坚固的意大利防线开始崩塌。从意大利北部的伦巴第大区和威尼托大区开始,新冠肺炎病毒在半个月的时间里迅速地向南部蔓延。 2月的最后10天里,意大利的确诊人数从3例上升至888例。又过了7天,这个数字飙升到4636例。

意大利人是怎么把自己作成欧洲第一大疫情国的?

但我们注意到,在防线崩塌的这段时间,意大利政府的防控政策其实一直非常严厉、及时。在本土1号病人确诊之后,意大利立刻在伦巴第大区的11座小城镇实施“封城”,超过5万人被要求居家观察。随后,著名的威尼斯狂欢节被取消,至少4场意甲联赛延期……政府的种种举措至少避免了5次“万人集结”。

时间来到2月24日,伦巴第大区首府米兰宣布宵禁。再之后,全国学校停课、意甲联赛继续大面积延期、全国使用红/黄/安全三个级别标注等级……但最终意大利疫情还是发展迅速,原因何在?

2外强中干的政府有手段又有手腕的意大利群众

阿风来自于温州市下辖的一个县城,那是浙江省内主要的侨乡之一。从2009年来到米兰算起,这已经是他在意大利扎根的第11年。如今他在意大利买下了一家餐饮店,事业稳步上升。

但突如其来的疫情,像一根针直插阿风的神经。“从1月底有2个中国人在罗马确诊以后,店里的生意明显差了许多。”由于餐厅的主要客群是意大利本地人,确诊病例的出现直接影响了他们前往华人餐厅消费的意愿。而在确诊病例达到40例左右时,餐厅完全没了生意。

无奈的阿风只好暂时遣散员工,关门歇业。但在他看来,有两个群体应该为这场溃败负很大责任。

首先是外强中干的意大利政府。

最让阿风难以理解的事情,就是米兰的宵禁。就如同我们前面所说的,著名的米兰城从2月24日起宣布宵禁。“但是宵禁的对象仅仅是美甲店、酒吧、夜店这类人员密集的生活和娱乐场所。”阿风告诉DT君。 但仅仅3天以后,这条“半身不遂”的宵禁令就被取消了。

禁令取消的原因有些令人匪夷所思。一家叫作Santeria Toscana 31的夜店在社交网络上发起了一则取消禁令的倡议书,附言“我们所在的行业让米兰在世上闪耀。但禁令却几乎让我们处于瘫痪状态。”这份倡议书很快获得了超过100家企业的签名。在行业、居民等多方面的压力下,米兰取消了宵禁。

而在米兰取消了宵禁之后,意大利民主党秘书、罗马省主席Nicola Zingaretti专门前往米兰,响应米兰市长Giuseppe Sala发起的#Milanononsiferma(大意:米兰不会停下)活动。他还邀请包括多位政治人物到街头喝酒、吃披萨,强调米兰非常安全,民众可以自由走上街头。当然,他也没有戴口罩。

意大利人是怎么把自己作成欧洲第一大疫情国的?

(意大利民主党秘书、罗马省主席Nicola Zingaretti和支持者握手)

在阿风看来,以Nicola Zingaretti为典型的、狂妄自大的意大利人该为疫情的大爆发负另一半责任。

“不夸张地说,如今意大利关门的店铺几乎都是中国人开的,只有老外的店都还在营业。”他告诉我们,在部分意大利人看来,新冠肺炎疫情和普通流感无二,是上了年纪的人才会得的病。而当意大利人发现病死病例几乎都是老年人时,这个观点又继续支撑着他们一如既往地在外喝酒、作乐。

在政治领袖的带领下,在普通意大利人的乐观态度下,累计确诊病例的数字也像是坐上了意大利名车法拉利,一路狂飙。

意大利人是怎么把自己作成欧洲第一大疫情国的?

目前在意大利生活的中国人还遭遇了新的困难——买不到口罩。阿风告诉我们,如今意大利的口罩早已售罄,N95口罩的单价普遍在7-8欧元左右(约合62元人民币),甚至有人开价超过10欧元/只。但就算出得起价钱,N95口罩仍然一货难求。

于是华侨们就开始向代购们购买医用外科口罩,但价格仍然不菲。在阿风意识到问题时,一盒50只装的医用外科口罩,售价已经达到了60欧元/盒(约合471元人民币)。

一头被政府的软弱所累,一头还要面对散漫的本地人——还买不到口罩。所以,就如同我们在新闻里看到的那样,一部分华侨回国了。

3“还是不回了吧”

留在米兰还是回老家?阿风曾考虑过这个问题。最终他还是决定和家人留在米兰。一方面家人早已习惯了在意大利的生活,况且孩子也是在意大利出生的。一旦回去,一家人不知道何时才能返回意大利,店铺的生意、孩子的学业都会被耽搁。另一方面,阿风也很担心回去以后的生活到底会怎样。

已经回到中国的老乡告诉阿风,现在在老家,所有回国人员都要被隔离。这点在他看来是在情理之中。

在听说大使馆准备包机接华侨回国时,阿风和家人选择了留下——“去哪都要隔离,还是不回了吧。”而谈到已经回国的华侨时,他也有些感慨。如今华侨想回国,面对的不仅是涨价三倍的经济舱价格,还有回国途中的安全问题。

由于意大利在1月底就已经切断所有往来中国的直航航班,暂时华侨只能转机回国。但是在通往机场的路上,上下飞机的过程中,再到最后回家的路上,都可能存在未知的危险。

接下来就是我们要思考的问题:对于从伊朗、韩国、意大利等地回国的华侨,我们应该采取怎样的防疫措施?

在政府层面,我们知道浙江省青田县已经在上海、杭州和温州三地机场设置了华侨服务组,指导归国华侨安全返乡,并且安排专门的宾馆作有序安排。在杭州市有序接待、隔离TR188号航班旅客的案例里,我们已经可以看到政府的能力和努力。

从普通人的角度出发,我们积极帮助华侨回乡的同时,也该友善、包容地对待这些因为信任、理解和爱回到祖国的游子们。毕竟在我们有困难时,来自于华侨的大批援助物资也帮助我们渡过难关。

当我们在大谈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时候,何不先从帮助华侨开始呢?

作 者 | 阿 米

编 辑 | 小 唐

设 计 | 张梓豪、邹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