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杂谈 > 正文
美醉了!一个外地人在桂林阳朔小山村的特别体验!

时间:2017-11-07 18:39:22    来源:   

临近春节,我和老婆携带小妮儿,去桂林看望岳父岳母。两江机场下了飞机,老婆姐姐驾车赶到,一起前往她们老家,阳朔县普益乡木桥村。一路变幻的风景冲散了奔波的烦躁。据说桂林到阳朔的风景是人生中最美的风景,我倒没理会,随手拍两张。(本文图片均为原创)

一、木桥村

木桥村距阳朔县城9公里,由散落在山间的几个村落组成。

岳父在门前种了十几棵桂花树、龙眼树、柚子树、枇杷树,树下趴着一条大黄狗,逛荡着两只公鸡和二十多只母鸡。往前是一个小水塘,养了不少鲫鱼、斑鱼、鲤鱼、草鱼。再往前是广阔的水田和菜地。房屋左边是一棵高大的樟树,树冠遮住了半个房檐。房屋右边是一个大水塘,塘边的李子树开满了白花。房屋后面是一座山,遍布着邃密的翠竹和松林。

远眺岳父家,掩映在一片苍翠之中

农村经常来串门的。很快来了一个男人。岳父介绍说:这个你该叫表叔。

表叔。我恭恭敬敬的说。

一会儿又来了一个男人,岳父说,这个也是你表叔。

表叔。我恭恭敬敬的说。

一会儿又来了一个男人,我一想别费事了,就径直叫:表叔。

岳父说,这个叫表哥就行。

噫!我着急认表叔干嘛!

晚饭是香喷喷的土鸡汤和烫青菜。热气腾腾的鸡汤,冒着星星点点的黄油,我一边喝一边盘算着那20多只老母鸡:我在这待俩星期,一天吃俩,算上那俩公鸡差不多够了。

正想着,岳父递过来一个鸡腿说,吃这个。

我一边吃一边客气,您吃您吃,我不爱吃这个。

岳父说,不爱吃怎么肉都没了?

我一看可不是嘛,才两口就把肉啃没了,真香。

酒过三巡,岳父便开始和表叔们划拳,粗犷的声音飘出厨房,响彻原野……

村外原野

二、跑步

冬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

早晨起床,出门跑步。山间升起一层淡淡的薄雾。村口有条小路,往东通向漓江边。一条小溪伴随着小路,叮叮咚咚的流向漓江。一路欣赏着风景,听着小鸟叫,看着蝴蝶飞,闻着野花香,还伴随着潺潺的流水声,跑步也不觉得累,一口气跑了四公里,还是没见着漓江。

小溪

祥和的农村早晨

三、进城

跑完步,换衣服,吃早饭。阳朔农村的早饭以炒饵块为主,就是米做的饼子,切成块,加入腊肉和青菜炒拌。

吃完饭,骑摩托车去阳朔逛。木桥到阳朔有两条路,一条较近,过了矮山镇就是阳朔城,大约9公里。一条是远路,要经过李家村--思龙村---书童山,大约18公里。路虽远些,风景更好,我决定绕远进城。

路上风景果然不错。我骑着摩托车,一会儿经过河边,一会儿穿过山谷,一会儿驰过密林,一会儿掠过翠竹,倒也十分惬意。经过一个陡峭的石壁,还有不少人玩攀岩。

经过李家村时,田地里种满了荸荠,当地人叫马蹄。我觉得马蹄绝对是桂林特产,虽不如桂林风景出名,味道绝对一流,生津止渴,甘甜清冽,不但治病,而且便宜。有人问,治什么病啊?您自己查去,反正我吃着吃着就闹肚子了,怎么呢,吃太多了。

田里种满马蹄

田里种满马蹄

到了城里,四处霍霍。

城里很热闹,很多外地人来阳朔过年,因为春节来旅游最合适。阳朔三月发洪水,漓江浑浊一片,五一江水清了,天气又热了,一直热到国庆,热得你蔫蔫的无心赏景,所以旅游还是趁着过年。冬日阳朔,山峦层叠,配上河边一丛丛的竹林,到处都如水墨画一般漂亮。

阳朔城很小,最好别开车。城里只有两条大路,动不动就堵车。好在到处是出租自行车的,价钱非常便宜。骑自行车出城往南,就是有名的十里画廊,刘三姐的大榕树,月亮妈妈的月亮山、聚龙潭、蝴蝶泉、遇龙河都在那里,详情以后再说。

阳朔城里最有名的就是西街,小资和小偷喜欢去那儿,我不爱去,随便逛了逛。书童山附近还有印象刘三姐表演,以前女演员都是光着跳舞的,我不爱看,随便问了问,得知如今都穿衣服跳了,而且天气太冷,暂时停演,我就不屑的走了。总之吧,一直逛到黑,披星戴月的回来了。

四、鸡犬不宁

小妮儿刚来还不适应,一个劲儿的哭,唯独一见那条狗就笑。

大黄狗性格温和,它一凑过来,小妮儿就拍它的脑袋,手舞足蹈的咯咯直笑。狗烦了,走开了,小妮儿又开始哭。我只好抱着她跟着狗,嘴里念叨着:狗狗快停下呀。黄狗愈发烦躁,加快了脚步。我们俩紧紧跟随,黄狗被逼到墙角,只好蜷在那儿,皱着眉头听小妮儿咿呀,那个烦劲儿啊!

后来狗逮个空子溜了,我把小妮儿放进迷你吉普车,继续追击。追着追着,小妮儿又对鸡群发生了兴趣,干脆一块儿hunt啵!推着吉普车直冲鸡群,公鸡母鸡吓得四散奔逃。我们见鸡追鸡,见狗撵狗,不亦乐乎。小妮儿咯咯直笑,鸡群咯咯乱叫,黄狗闷头乱跑,真是好不热闹。

鸡被追上了树

晚饭时分,鸡群回笼,仍在窝里骂骂咧咧;大狗躲在墙角,可怜巴巴的看着我们;我蹲在吉普车旁,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只有小妮儿仍未尽兴,一个劲儿哼唧。

在以后的日子里,小妮儿依然动不动就哭,她一哭,老婆就骂我不会带孩子,老婆一骂,我就抱着小妮儿追鸡撵狗,鸡和狗就开始狼狈逃窜。后来鸡和狗也琢磨出规律了,只要小妮儿一哭,它们就开始四散奔逃。作为报应,小妮儿也得了后遗症,动不动就张大嘴巴,一度让我很纳闷儿,后来才知道是跟大黄狗处得久了,一直模仿狗打哈欠。

坐上吉普,开始hunt

五、鸡和狗

无聊时,我就蹲在门前,望着悠哉啄食的鸡群发呆。

大黄狗无聊时,也会陪我一起发呆。鸡群凑得近了,它还会扑咬它们,鸡们便忙不迭的跑开。当然,这种扑咬只是象征性的,狗从未真正咬过鸡,万一不小心扑到了,恐怕连它自己也会茫然失措。

大公鸡则喜欢动真格的。两只大公鸡动不动就追逐母鸡,追上了就趴人家背上干那种事。母鸡是不乐意的,至少看起来如此,她们始终咯哒咯哒的激烈反抗,让公鸡们很难得逞。有时候,两只公鸡会合围一只母鸡。堵住之后,一只公鸡实施犯罪,另一只绕着受害者打转,不让其乱动,全然不顾母鸡的惨叫。还有时候,一只公鸡刚按住一只母鸡,另一只公鸡便急匆匆从远处赶来,想趁机分一杯羹。更可气的是,它们连未成年的小母鸡也不放过,小母鸡体型只有大公鸡的1/10,依然被追得惊惶失措,到处乱跑,难不成是日本鸡?大公鸡们肆无忌惮,实施非礼的时候,脖子上的羽翅全部乍开,跟眼镜蛇似的,得逞之后还总是喔喔的叫唤一通,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鸡群经常召开全体大会,一般是在大樟树旁的竹林下。成年公鸡和母鸡们悉数参加。那只刚刚非礼完的公鸡,又上台义正词严的作起了工作报告,对全年的鸡群工作进行指示。散会之后,那只公鸡得意忘形,冷不防扑上去捉小妮儿的肚子,疼得小妮儿哇哇大哭,尼妈的把自己当成鹅了。岳母二话没说,当场予以惩戒。那天晚上,我们一边痛斥它的恶行,一边吃着它的肉,表示绝不原谅。

和鸡一样,狗也免不了那种事。我蹲在墙头磕瓜子时,看完了两条狗从刚见面互闻屁股到海誓山盟干柴烈火,再到新鲜过后因为小事吵架分手的全过程。看样子那条母狗很可能落个未婚先孕的下场。

鸡代会上,母鸡们就座

大公鸡开始讲话,三只头目鸡在主席台就座

鸡代表们会餐,老公鸡前来敬酒,一副淫邪的表情

六、留公遇险

下午四点,我决定去趟漓江边的留公村渡口。天色不早了,好在留公村只有七八里路,天黑之前应该能回。

我骑上摩托,一路狂飚。路上一个人都没有,只有朦朦的细雨。乡村公路非常好走。两边尽是农田、山峦、松林、竹丛,偶尔会看见几头牛低头吃草,几只鸟在牛脚下跳来跳去,却不见一个放牛的人。

我一口气前行了五六里,彻底进入一片荒郊野地。前方出现一个岔路口,路边有一棵大槐树,盘根错节,扭七扭八,好像两具骷髅搂在一起亲嘴,旁边还有几棵小骷髅在乱舞。

我没在意,继续前行,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平地竟然鼓起一座小山,棱角突兀,怪石嶙峋,如同布满了一张张鬼脸。

我的汗毛发紧,又心生好奇,壮着胆子,停车照相。刚按下快门,不知从哪儿隐隐传来一阵阵凄厉的惨叫,好像无数冤魂呼号。娘啊,这是什么声音!环顾周围,附近有几块黑乎乎的石头,凑近一看,一块石头上写着“慈母恩似海,先妣……”妈呀,是坟地!周围零散分布着几十座坟墓。

我的头发根儿都竖起来了,心说老太太咱不带吓唬人的。我拱拱手,以示恭敬,然后撒丫子跑回摩托车,使劲拧油门。摩托车纹丝没动,再拧,还没动,我魂儿都飞出来了,不断提醒自己镇静,仔细检查,发现没插钥匙,哆哆嗦嗦插上钥匙,摩托发动,往前一窜,缓缓前行。邪门了,我使劲拧油门,它依然行驶缓慢,好像有什么神秘力量在后头拽着。我的头皮发麻,手心出汗,那一阵阵从神秘地方传来的鬼哭魂号愈发清楚了。

赶紧跑吧。我默念金刚经,不停祈祷,终于发生了作用,摩托缓缓开了一百多米后,突然窜了出去,开始狂飚,似乎摆脱了什么神秘的引力。我感觉后背全都湿了。

前面有一排平房,传来一股异样的味道,是养猪场,那一阵阵鬼哭魂号也来自这里,原来是几百头猪的闷叫。你娘的。

终于进了留公村,这是一个古风犹存的村落,只是甚为冷清。

我独自登上江边的得月楼,凭栏远眺。天色逐渐暗了下来,远方连绵的山水画渐渐隐去。面对此情此景,我吟诵起了范仲淹的名句:登斯楼也,去国怀乡,忧谗畏讥,满目萧然,感极而悲者矣……范仲淹的这些感觉我都有,我还比他多了一个感觉----我他妈回去还要经过坟地呢。

得月楼远眺

果然,回去时又发生了怪事,那群坟墓像是有吸引力一样,吸着摩托车朝它们冲去。不过这次我并没怎么害怕,因为我看清楚了,这是一段长长的斜坡。刚经过坟地,摩托车又慢下来,我心里咯噔一下,心说见鬼了。这回仪表盘显示快没油了。我拧着油门一点一点往前拱,一直拱到村口。一个老头儿赶着两头牛,缓缓的超越了我。

七、夜景

吃罢晚饭,老婆对我说:“你带着小妮儿,去门口看夜景。”

我心说农村还能有啥夜景?待到抱着小妮儿来到门口,我差点儿哭了。眼前黑茫茫一片,啥都没有。使劲一看,无限远处有两点微弱灯光闪烁,一个黄的,一个白的。

我疑惑的问老婆:“哪个是夜景,黄的还是白的?”

老婆说:“都不是,远处有条小路,经常有车经过,小妮儿就爱看车灯。”

我就蹲在门口,抱着小妮儿等车。小妮儿很安静的望着眼前的一片黑暗。果然,两分钟后从远处飘过来一盏灯,小妮儿兴奋的指着它,奇怪的“嗯”了一声,如同见到了一颗流星。

流星过后,我俩继续安静等待。每隔几分钟,便会有车灯飘过,有汽车的、摩托车的、电瓶车的,小妮儿不断地指着它们嗯嗯,声音忽高忽低,随着亮度的不同而变化。有时候半天都不来一辆车,小妮儿便不耐烦的将手指向苍茫的天空,我就劝她:“等会儿,等会儿,要有耐心……”有时候一下子来了好几辆车,黑暗中飞舞着大大小小的萤火虫,小妮儿便慷慨而惊奇的嗯嗯好几下,如同亲眼看见了陨石雨。

此时,小雨已经淅淅沥沥。雨声寂静了夜晚,雨水浸凉了夜色,只有草丛里的小虫依然唱个不停。大多时候,我们都是静静的望着地平线上那两盏闪烁的孤灯,一白一黄。夜太黑了,也太静了,让人想起了许多童年时才会思索的大事,生死、棺材、神话、鬼怪……

不知不觉,小妮儿睡着了,我也腿麻了……

八、下田闲逛

早晨依然烟雨蒙蒙,老婆又发火了。我没地方去,心想去农田看看吧。穿过村子时,发现到处都是散养的老母鸡。这是真正的土鸡,让人馋得慌。

土鸡

虽然是冬日,稻谷已收割完毕,但农田里依然是一片绿色,随处可见郁郁葱葱的菜园。

郁郁葱葱的菜园

农田里随处可见的油菜花,伴随着远方水彩一样的山峦。

油菜花

农田里随处可见的蒲扇树、芭蕉树和芭蕉

芭蕉树和芭蕉

这里住的不是一位隐士,而是一户普通的农家

总是有一些迹象,透露着春的生机

流水清澈,来张特写

田里的这些草不是冬小麦,是养来喂牛的

远处的草垛上,几条狗正在召开“狗代会”,它们分别代表附近几个村子,欢聚一堂,共商狗是,还有一条狗担任警戒任务。

警戒狗发现了我,一个劲儿的朝我狂吠,大概把我当成上访的了。我气不打一出来,与它隔着水沟展开了激烈的对骂,终于把它骂走了。狗代会结束了,狗狗们各自散去,回村传达会议精神去了。

不觉来到邻村的村口。刚进村,又有狗朝我汪汪,正是那条警戒狗。这下可糟了,它一叫唤全村的狗都聚拢过来朝着我呐喊,真没想到会议精神这么快就传达到位了。

这次我不敢回骂了,对方狗多势众,我骂不过,再说已经到了村口,让人瞧见我冲着一帮狗骂闲街,不成体统。我就忍着。可是全村的狗都朝我叫,弄得我挺不好意思,担心村民们把我当成坏人。我就认真观察起了村子,这是一个古朴的村落,有很多老房子。

也有很多新房子。如今盖这样一个房子,恐怕要二三十万了

往回走时,发现田里的电线杆子贴满了各种广告传单:

收购大狗小狗,联系人老火鸭------这鸭子还真不怕死。

今年过节不买炮,买炮就买核武1号----名字够吓人的。

前列腺炎一针搞掂只需29元------搞掂成啥样值得深思。

严厉打击全能神教-----这地儿还啥事儿都有。

十、上山探险

如果说下田属于闲逛,那么上山更接近于探险。那里树高林密,草木丛生,常有毒虫猛兽出没。别说山上,就连山脚下的岳父家,每年都会在屋里打死几条蛇。(两天之后发生了一件惊险的事,早知道打死我也不会上山。)又是下午四点,这个不吉利的时刻,我从屋后的山坡往上爬,向山上进发。

从这片竹林钻过去,向山上进发

开始感觉还挺好,一路伴随着小鸟的歌唱:唧唧,啾啾,喳喳,咕咕……有些鸟叫得特别怪:咕噜咕噜!嘎拉嘎啦!山上到处是密密的竹林和松林。

越往前走,路越难走,仅有的一条小路也依稀难辨了,只有遍地的灌木和龙骨草。穿过竹林和松林,眼前是一片桉树林。这里的很多农户都种植桉树,听说桉树是造纸的好材料。

走着走着,密林中出现了一座古堡,让人不禁想起了呼啸山庄。听说这是一个小老板盖的别墅,已经荒废很多年了,半夜还经常闹鬼。

一想到闹鬼,我又紧张了。走了半天,四周安静得出奇。更恐怖的是前面有一棵古树,枝桠纵横,老态龙钟,下方有一块石碑,写着一个“奠”字,又尼玛走坟地来了?我惊出一身冷汗,又一看,下面还半掩着一个“基”字。你大爷的!栽树还奠什么基啊。

这时,身后传来一阵瘆人的“啊~啊~啊呀~啊呀”的声音,声音十分诡异,持续了几秒之后,又突然没了声音。我吓得迅速卧在草丛凹处,四下观望。这声音怪得很,好像从另一个世界发出的。

很久之后,再次传来一阵“啊~啊~啊呀~啊呀”,这回听清了,就在我身后,距离不超过10米,好像一个疯子在胡言乱语。糟了!这地方碰见疯子比碰见鬼都可怕,他要是拼命追我可怎么办,我又不识路。

“啊~啊~啊呀~啊呀”,又响了一声。我确定是一个人,一个疯子。看了半天却不见一个人影,我豁出去了,看好一条路,撒腿就跑,还颤巍巍骂了一句:操你妈的,谁啊!

扑棱!草丛中飞出一只鸟,飞得太快,我没看清,只听见远处传来一阵“啊~啊~啊呀~啊呀。”天呐!鸟还能这样叫!

又翻越一座山坡,来到了岳父的地盘。岳父在这里有20亩地,漫山遍野,种满了桂花树和龙眼树,有个池塘也是岳父的财产。岳父是个名副其实的地主。其实村里每户农家都有一二十亩地,只是有的种桉树,有的种松树,有的种橘树……

岳父的20亩桂花树和龙眼树

回去时,我不想寻刺激了。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我脆弱的心灵再也听不得鸟叫。于是选择了另一条绕远的路,从一片橘林和水田经过。

这里的土地很适合种植金桔、橘子、橙子、柚子、龙眼、杨桃等水果,它们和田里的青菜一样,让人馋涎欲滴。我曾说要偷些来吃,老婆说不用偷,跟人家说一声,人家会送你很多。

最是橙黄橘绿时

傍晚的乡村水田依然一派祥和景象

十一、串亲戚

我对桂林的第一印象不是山水而是寒冷,因为经常过年时来这儿,一听说桂林俩字,总要先打个哆嗦。那条可怜的大黄狗,过年生了仨小狗,一下子冻死四个,连带一只忘进窝的小母鸡。要是一下雨,你就别想离开炭火盆;要是炭火不旺,你的腿脚就别想有感觉。最发愁的是晚上睡觉,进了卧室就等于进了冰箱,你还得先上外头暖和暖和。所以过年只吃火锅,炒菜出锅就凉。

今天又是阴雨天,我和小舅子一起前往大舅家做客。大舅家在高田镇,半小时的车程,小舅子骑摩托载着我。一路上,云雾笼罩着山头,景色更加空灵,宛如仙境一般。公路两边种满了桂花树,有一种四季桂还在开花,散发着阵阵花香。我们俩一路欣赏着景色,嘻嘻哈哈的聊着天。

“哥,你看这座山像什么?”“像骆驼。”“有叫骆驼山的,但不是这座。”

“哥,你看这座山像什么?”“像元宝。”“有叫元宝山的,但不是这座。”

“哥,你看这座山像什么?”“像咱爸。”“有叫老头山的,但不是这座。”

嘿,合着我总撞枪口上!

过了一会儿,风雨麻木了我的腿,沉默了我的嘴,只剩下浑身哆嗦。

小舅子说:“哥,那边就是十里画廊,有月亮山、聚龙潭、大榕树、蝴蝶泉,咱们绕个远,我带你去十里画廊看看。”

我说:“弟呀,就算十里发廊我也不去了,快抄近路吧!”

终于到了大舅家,小舅子说:“哥,到了,你快去烤火吧。”

我说:“弟呀,不着急,先等等。”

小舅子说:“你不是冷么,还不快去?”

我说:“心有余力不足呀!”

“什么意思?”小舅子听不懂文言文。

我只好用大白话解释:“腿麻了下不来呀!”

路边的翠竹和远处的山峦交相辉映

桂林是桂花之林,到处都能看见桂花树和桂树苗

十二、大舅家

大舅家的客人很多,饭菜也很丰盛。在阳朔,土鸡汤、烫青菜、豆腐酿是招待客人的标配,其他丰俭由人。高田镇是壮族聚居区,当地人之间大多用壮语交流。

大舅说,高田镇百八十岁的老人基本不会讲汉语,只会讲壮语。五六十岁的既会讲汉语又会讲壮语。年轻人能听懂壮语,但一般不怎么讲。再往下一代,就不知道会怎样了。不光是壮语淡化了,很多特色文化也正在逐渐消失。以前壮族的对歌很普遍,他们那一代人还经常对歌,现如今对歌基本只出现在演出当中了。这才多少年啊!

大舅家的景色

大舅家的景色

大舅家的景色

十三、大姨家

酒足饭饱,大家一起去大姨家拜年。大姨家在相邻的荔浦县,就是荔浦芋头那个地方,路途比较远,想起摩托车我就哆嗦。有个表弟开一辆宝马车,我对小舅子说,弟呀,你自己骑车吧,我坐车走了。小舅子说,哥呀,你宁可坐在宝马里哭,也不坐在摩托上笑。我说,少废话,这么冷,我笑得出来么?

到了大姨家,可惜她不在,出去摘桔子去了。大家也无所谓,说说笑笑坐着聊天。大姨的房屋比较古朴,一只小狗睡在门前,安详恬静的农家氛围。

大姨家的景色

大姨家的景色

大姨家的景色

大姨家的景色

等了半天,大姨还没回。我们便驱车前往小姨家。刚出村口,一群人正在收获橘子,还把成筐的橘子往大卡车上装。宝马车里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大姨。人群传来一个女人的答应声。两个粗狂的男人似乎认出了我们,二话不说,捞起筐里的橘子,如潮水般往车窗里灌。我们的车里塞满了新鲜的橘子,连枝带叶,如同一串串金黄色的大葡萄。大家惊呼着开始剥橘子吃,眼里哪儿还有大姨啊。

很快来到了小姨的村子,比大姨家现代一些,但也有很多古旧的房屋,还有一个古旧的老太太,与现代的楼房交相辉映。

临近傍晚,我们又去小表妹家玩。小表妹家在阳朔普益,也在漓江边上,一个老人正在用鸬鹚捕鱼,贴几张普益的风光。

十四、遇龙河畔

早晨起来,闲来无事,到遇龙河边转了转。遇龙河是阳朔境内一条秀丽的河流,风光旖旎,不次于漓江。遇龙河游玩最好坐竹排,因为沿岸的竹子会阻挡你前进的脚步。

遇龙河畔

小小竹排江中游,巍巍青山两岸走

遇龙河渡口

舟行碧波上,人在画中游

回到木桥,天色尚早,我又去了趟留公村。村外有个景点,叫三色潭,就是相隔不远的三个水潭,潭水的颜色各不相同,还伴随着一个优美的民间故事。

上次天色晚了,加上半路惊魂,就没敢去。没想到这次瘆得慌,三色潭在村外一个荒郊野地,方圆几里不见人影,虽是知名景点,却特别的难找,三汪潭水都隐蔽在浓密的竹林里。

看完三色潭,我又在烟雨朦胧的漓江边沉静的坐了很久,然后骑摩托回木桥。

冬日漓江,烟雨朦胧

十五、再次进城

次日起床,跑步吃饭,进城闲逛。

这次绕了更远的路,经十里画廊进入阳朔。十里画廊是阳朔城南的一条公路,从月亮山到阳朔城,途经大榕树等几十个著名景区。由于人为色彩太浓,我倒觉得风景一般。阳朔美景大多在兴坪镇。有人说, 兴坪有多漂亮?反正比这里的图片漂亮。贴图有限,不再粘贴。此外,阳朔是喀斯特地貌,到处都是溶洞,很多成了旅游境景点,比较有名的是银子岩、芦笛岩。

阳朔县城以两样东西闻名于世,一是西街,一是小偷,西街的小偷更是极品中的极品。我身边的熟人,凡是去过阳朔的,很少有没丢过东西的。阳朔算是一个市容很好的县城,西街也是一条很有特色的街道,半土半洋的,很受小资们欢迎。我印象最深的是那些街头艺术家,还有很多有意境的木刻画。没事儿来逛逛,在路边喝喝啤酒,看看路人,也让别人看看你自己,感觉挺不错。

阳朔城里并没有什么太漂亮的风景,阳朔公园和碧莲峰都很一般,不过米线味道非常好。本地的米,本地的水,其他地方怎么也做不出那个味道。西街里有很多有意思的小吃,至于味道好坏,全凭个人喜好。你还会发现,桂林的米线和景区门票,本地人和外地人完全是两个价钱。所以学说本地话非常重要,能省不少钱。

阳朔大桥上,漫江碧透,百舸争流

阳朔城外书童山,如果仔细观察,会在上面发现一个美女正在梳妆。

银子岩

银子岩

十六、老婆打蛇

清晨六点,我正睡得迷糊,听见小妮儿哼唧。

老婆:别跟僵尸似的,赶紧起来。

我:起来干嘛?

老婆:她老哭,你就总那么躺着?

我:那我干啥?

然后是一阵铺天盖地的咆哮:

------你还能干点啥吧?

------她一看你就哭,你这爹咋当的!

------你给我滚一边儿去!

我真是受够了,桂林娘们就是厉害。

那天在厕所读到一本书:扬子鳄,中国特有的一种鳄鱼,体型细小,数量稀少,性情温和,在产卵和孵化期会变得凶猛……我恍然大悟,动物在哺乳期都会脾气反常。嗯,看来得让小妮儿尽快断奶,我才能有好日子过。

岳父岳母也见识了扬子鳄的威力。那天晚上,我们围坐在炭火边互相诉苦。

岳父说:她说回北京后请一个保姆,我跟她说,你那脾气,一天得骂走10个保姆。

我说:她那洁癖,一天得骂走20个保姆。

岳母说:我每次抱孩子,她都让我洗手。

岳父悲愤的说:她忘本了,她忘了自己也是从泥堆里滚爬出来的……

我恨恨的说:听说她小时候还掉进过茅坑里…她忘本了。

这在这时,老婆推门进来了,我们便陷入了沉默。

老婆依然絮絮叨叨,我却睁大了眼睛。我看见厨房后面缓缓爬过一条黑蛇,又粗又长,接近两米,身上布满白圈。它爬过厨房门口时,大概感觉到灯光的温暖,竟然停下不动了。我惊呼一声,老婆也看见了。只见她二话不说,抄起一根木头桩子,大喝一声砸向黑蛇,那条蛇马上蜷成一团。老婆还不罢休,接连几下,那条蛇一命呜呼。用棍子挑起来,只见它黑皮白纹,瞪着俩眼珠子,看着就那么瘆得慌。

后来才知道,那是当地最毒的银环蛇,以前常听说当地人被毒蛇咬伤死去的。我暗自叹息,这蛇也是,大冬天的不冬眠出来得瑟,还让老婆瞧见了,那能有你好果子吃吗?想想老婆不光对我残暴,我的心里也平衡了些。

……

打蛇事件后,老婆威望与日俱增,亲友都挑大指称赞。老婆很不屑,依然动辄数落我不会看孩子。好在还有那辆迷你小吉普。小妮儿一哭,我就像伏尔加河上的纤夫一样,拽着吉普车,唱着三套车,在村子里逡巡游荡,追鸡骂狗,把全村折腾得乌烟瘴气。注意车前那个红绳,那是我的纤绳,我经常拉着它在村里行走。

十七、自行车

除了摩托,岳父家还有一辆电动自行车。我问岳父:这车多少钱?

“1200块。”岳父说,“这是住阳朔的时候,帮楼上的美国人买的,花了3000块。他骑俩月去了柳州,临走卖给我1200,还送了一套家具。”

“便宜那王八蛋了!”我恨恨道,“他应该把车送您,再给您1200块。”

那个美国人我见过,四五十岁,又高又壮,鹰钩鼻子,狗熊一样。当初经常跑岳父家来聊天。这王八蛋,用岳父的话说,是个吃低保的,在美国领救济金,仰仗美元汇率优势,就敢跑中国来得瑟。

狗日的经常炫耀美国的发达。他给我看一个声控设备的照片,说在美国可以一边搂着小娘们泡澡一边拿着麦克风遥控耕地。他还给我看了好多小娘们的照片,都是二十来岁的中国姑娘。他不无得意的说,这都是良家妇女,都愿意跟他好,都跟他上过床。要不是女孩们心甘情愿且争先恐后的钻进他的被窝,我真想把那只鹰钩鼻子鼓捣成酒糟鼻子------以前咱们费劲的抗日,为的是不让外国人日咱们的女人;如今人家吃着低保来了,咱们却主动张罗人家来日了!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拒绝人家来日,也免得死那么多人。

十八、磨叽

广西人真磨叽!

应该说,哪个地界都有慢性子,广西尤其多。召开全国会议时,总是广西的代表最慢:最后一个报到,最后一个上车,最后一个吃饭……年年岁岁慢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让你不得不把慢性子归结于地域因素。

讲两件真事儿。

我和老婆去阳朔县城,路过一个孕婴店,老婆去给小妮儿买袜子,我在门口等她。一会儿来了个妇女,一手打电话一手推自行车。啪嗒,车上掉下一个塑料袋;咕噜,滚出来四五个冬笋。女人就停下车,一边打电话,一边慢吞吞的捡冬笋。后面来辆小汽车,让自行车挡住了,司机也不按喇叭催,就停在那儿等着。女人捡俩冬笋后发现袋子破了,于是就不捡了,任那些冬笋堆在那儿,继续煲着电话粥,起身去附近商店找袋子。后边那司机也真行,也不让女人挪车,自己也不挪,下车点燃一根儿烟,边抽边等。那女人半天也没从商店出来,那仁兄也耐得住,又点着一根继续等……我目睹了全过程,心说这些都是活宝啊。又一想也别笑话人家,半个钟头了,我老婆连双袜子还没买来呢。

还有一次,岳父岳母进城买年货,中午时分,岳母一个人回来了,家里一群妇女正叽叽喳喳的聊天,岳母便津津有味的坐在旁边听。一小时后,老婆不经意问了一句:“妈,我爸呢?”岳母才说:“我们买了一只洋鸭,半路跑了,钻进一个山洞,你爸在洞口守着,让我回来找人,带上工具一起抓鸭。”

“这样啊!”大家都笑话岳母磨叽,又聊了半个钟头,才一起动身。到了那个山洞,可怜老岳父依然在洞口守着,不急不躁,悠哉游哉。那只洋鸭毕竟不是本地鸭,不了解本地人的脾气秉性,以为俩小时过去了,人早就走了,于是就放松了警惕,从山洞露了个头。啪,老岳父逮了个正着,压根儿没动用工具。于是,我们一群人高高兴兴的凯旋而归。

住久了,便理解了他们的磨叽。这儿的时间过得特别慢,感觉比北京慢好几倍。我下午1点出发去阳朔县城,买了东西,吃了米粉,逛了西街,又坐车返回木桥,骑车去留公村,一路走走停停,欣赏风景,在漓江边凭栏远眺,感伤怀古了好一阵子,回来一看才5点多------一下午就干了这么多事,换作北京,一下午能去书店买本书就不错了。

是的,在流淌缓慢的时光里呆久了,做任何事都会不紧不慢了。我印象中,只有童年的日子才如此缓慢,而这种青山绿水又与童年的故乡何其相似。慢慢的我也不急了,有一种返老还童的感觉。

十九、玩牌

一大早,岳父家门口就摆了两桌,不是吃饭而是打牌。桌上还摆了一张挂历,每打一轮就在上面记些什么,密密麻麻的我也看不懂。快吃饭了,众人开始对着日历掏钱算帐,说什么两毛一张,我才明白他们一直在赌钱。

一位老伯爷赢了很多钱,一位输得跟孙子似的侄子掏钱给他,老伯爷大方的一挥手:“少给二十吧,就当是压岁钱。”嘿!这压岁钱得的够窝心的。有位阿姨更窝心,一直抱怨输了一百八,还说要多喝点儿饮料找补回来------那得喝多少瓶啊!

不论去谁家串门,总能看见围着牌桌的人群,他们表情各异,却同样面对着一摞钱。他们打牌时认真,算账时也认真,我便跟他们开玩笑:亲兄弟还明算账,这样不好吧!他们却说,无所谓,玩玩嘛,玩牌不带钱,不算是过年。

在阳朔,四五岁的小屁孩儿都会斗地主,把我也拐带会了。有一回我在梦里喊“炸弹”,把老婆吓得不轻。不过我从不赌钱,连糖都不堵,因为这里到处贴着“小赌伤情,大赌伤身”之类的标语,我怕伤不起------前些年有个小老板特别有钱,整个阳朔全是他的蛋糕店,后来因为迷上赌博,害得老婆和蛋糕各奔东西------在我印象里,赌博和吸毒没有任何区别,它们的特点是,你只要开始了,也就结束了。

二十、桂林山水

诗云:桂林山水甲天下,阳朔堪称甲桂林,群峰倒影山浮水,无山无水不入神。

我经常骑着摩托车,到处闲逛拍照。冬日桂林别有风味,随处一站,眼前便是一幅淡淡的山水画,不断勾起我记忆中的唐诗------“绿遍山原白满川,子规声里雨如烟”;“遥望桂林山水翠,白银盘里一青螺”;“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水晶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却嫌脂粉污颜色,淡扫蛾眉朝至尊”------最后一句是因为过去一个女孩儿。桂林女孩儿也不赖,就是性格不老好的……

是的,桂林山水甲天下。一个人跑遍再多的地方,只要他来到阳朔,就会毫无保留的同意这句话。欣赏桂林山水,只需骑上单车,沿着漓江边或遇龙河畔走一走,便能领略到无限的风光。除了桂林山水,我们还想说点儿别的。看看下面这两幅图。先声明,这两张不是我拍的。

桂林山水很美,一是美在景色秀丽,二是美在自然真实。漓江过去有很多鱼,如今已少了许多,因为电鱼船很厉害,相当于江上的绝户网。如果漓江里再没有一条鱼,那么这两幅图片还美吗?就算美,也是一种做作的美,一种虚假的美,一种专供达官贵人和有闲阶层来此感叹一声“大自然真美啊”之类的美------你他妈还真以为自己在欣赏大自然?

我在贵州看过一种地戏表演,有“戏剧活化石”之称。几个人戴上行头,嘿嘿噢噢的走几圈,确实像化石一样索然无味,但我不觉得它还活着。看得出观众们不是真正的喜欢,就连表演它的人也在对付。与之相反,广西有一种彩调,至今仍很受当地人喜欢,很多人爱听,很多人会唱。当袅袅的炊烟从房顶上升起时,悠扬的歌声也会从窗户里飘出;当你爱上这份其乐融融的和谐时,便也爱上了这门艺术本身。

漓江的鱼很少了,河水还能洗衣服。听说附近建了烧砖厂,将来还能不能洗衣服就难说了。进城的路上,我发现路边的树叶越来越脏,尘土越来越多。房地产业大行其道,桂林环境不容乐观。想去桂林旅游的趁早动身,再过多少年,你还能看见什么,真的说不准。

二十一、尾声

两周的假期生活结束了。老婆姐姐开车来接我们去机场,她抱着小妮儿笑骂道:“你这坏崽儿,听说把奶奶家的母鸡追得不敢下蛋了?”

我心说全村儿的鸡她都没饶!据岳母串门得到的消息,最近村民普遍反映母鸡产蛋率有所下降,几只一贯严肃端坐主席台上的母鸡代表还下了软壳蛋。伴随产蛋率下降的还有犯罪率。由于我们总是在公鸡干那事儿时搞突然袭击,那些流氓鸡不仅精力大减,气焰有所收敛,而且似乎落下了毛病,整日忧心忡忡的绕着贴有“一针就灵”的电线杆子转悠。期间还有个别流氓鸡被批捕入锅,执行汤刑。我和小妮儿大快人心,大吃大喝。我吃肉,她喝汤--------我们走的那天,街坊邻居都来欢送扫黄英雄。一位老大娘眼泪汪汪的握着我的手说:“孩子,你们再不走,母鸡就真的孵不出小鸡了!”

归去途中,路边风景依然美好。离开之际,愿望只有一个:惟愿桂林风景不被破坏,惟愿这里永远碧水青山。(写于2013年春节)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NgmeMJs8ctxbrYKfCE7ImA

关键字:
分享到:
责任编辑:
>>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友情链接: 羽绒服 互联网金融 轻松筹